禮拜一: 聖誕夜,和啾啾及他的同學一起去春喜吃燒肉,啾啾一直叫說他胖了,結果在昏黃的燈光下看,臉似乎真的圓潤不少,嘻嘻。他坐別桌的同學好誇張,竟然烤了一碗蛤利請隔壁女生桌吃,那桌的女生真是漂亮,不過我也不差,這是我那天的穿章打扮,不過公司那些同事完全無法體會,說我穿得很奇怪,跟我的人一樣... 吃完飯以後就從那邊走回家,好開心喔^^ 禮拜二: 早上有JF的小姐來講解2008年的經濟趨勢,她講話非常清晰有條理,但是人有大小眼的問題,CRA大哥跟她說"這是我們的新人"要跟她介紹我們,結果她把我們當空氣走過我們面前,去她的LV包包裡面找東西(她的LV包包裡面都是LV),弄完自己的事以後才拿名片給我,我是不會感到非常氣憤羞辱什麼的,只是覺得很有趣,大概現在人壓力太大,以致於沒有精力付出多餘的關懷給不重要的人吧。 晚上照慣例開了母子行會議,上次那個女的繼續大喊說這是我們東湖分行的人,然後離開前他還對我說,不要傻傻呆在內湖分行,東湖比較好。我只能說,操之又不在我,我要是有決定權的話,我才不會到這個離我家這麼遠的地方咧~~你嘛幫幫忙 他們開會之後還估量,那真是一場血腥風暴,光看就感覺到了,我想等我以後開始估會有更深刻的體會。禮拜三: 今天被成沒有來,可惡,他說今天要報股市明牌給我們的。幣群把我們叫去,問我們上班心得如何,我自然說很好囉,坐領乾薪還有錢拿,超棒!! 今天高業放榜,過啦~~不過要等到三月才能考投信投顧和投資型保單,意思就是說我到三月前都不能賣基金or保險,打算讓我餓死就對了!! 禮拜四: 被成今天來說他要辭職,酷斃了,整個很羨幕他,現在才知道必群為什麼昨天把我們叫去問上班心得,大概是怕被成引起離職潮吧XD我想事情就是這樣,他並不是真的關心我們,出社會的人,關心的背後都有他目的。禮拜五: 本來在back office幫美珍姐黏信封的,結果外面很忙,就被抓出去幫人開戶,一共兩次,錯誤連連,問題百出,但是有事情做很開心,後來還到門口去幫忙站領導員,才一小時我的腳就快抽筋了,好遜。 晚上公司的人要去聚餐,聚餐前公司發了人事異動的e-mail,協理果然被調職了,很多人升了襄理和經理,我跟美真姐無聊的坐在辦公室,這一點都不干我們的事。嘉玲姐人超好,教我用SA系統還跟我講了一些話,原本她還要call客給我看,可惜必群要我坐他車先去餐廳,車上除了每珍姐和我以外,還有樓上的淑華經理。她和必群聊天,大意是說,協理被調去當籌備處的經理形同降職,因為內湖這個點真是太差了,應該要讓上層的人知道我們的難處。一哥被升了銷售主管,雜事變多績效獎金沒有,想必心情不會太好。 到了餐廳我們一共包了兩桌,淑華經理坐一桌,我跟美真姐坐另外一桌,結果陸陸續續到的人全部都坐到淑華經理那桌去,搞得我們這邊很冷清尷尬,結果協理一來,竟然一屁股坐到我旁邊,死都不肯坐到人家留給他的主位,害我只好坐到另外一桌去,協理其實不是什麼色老頭,感覺像爺爺級(其實年齡比我媽還小!!)的和藹角色,一直幫我倒酒夾菜,我喝了好多酒,跟嘉玲姐敬酒的時候還差點哭出來,因為覺得她人真的好好噢。 今天和美真姐一起買聒聒樂,中了兩百元,但是大樂透沒中,禮拜一還是得去上班T.T 禮拜六: 逛八卦版的時候突然發現,那個自殺的北一女實習老師是我高一同學珮馨,很多回憶湧了上來,平常自己常常嚷著想死想死,現在開始覺得很有罪惡感。 想了很多,想到以前在北一的珮馨,話很少,容易激動臉紅,認真的做著別人不愛做的苦差事,臉很漂亮很像混血兒,但是頭髮總是梳得很嚴謹紮在腦袋後面,他跑步的樣子、報告的樣子。我想到了我們高中的時候,老師不停的告訴我們我們有多優秀,以後是社會的棟樑之類的,上了大學,教授們還是這樣的騙我們。但其實我們什麼也不是,卑微痛苦的活著,為什麼要編織這樣的夢境給我們,然後夢碎了,還要責怪我們是草莓族。禮拜天: 早上為了尾牙去挑戲服,就是一個沒效率,然後和同事逛西門町的時候還發生很倒楣的事,但我已決心要忘了這件事,所以不寫 就這樣我的這個禮拜

kib804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