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3442660-3880071017_n

Maria Altmann在整理妹妹的遺書發現信件,

指出奧地利名畫Woman in Gold其實是屬於她的

Maria友人介紹她的律師兒子Randy Schoenberg幫她討回這幅畫。

 

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Woman in Gold by Klimt

大家對於這幅畫應該都很有印象吧

這幅畫廣泛地出現在...I don't know...like everywhere

Adele彷彿成了那個時代的象徵

紙醉金迷,卻又如此的脆弱迷惘

就像那個年代,繁華到了極點,卻又如此靠近墜落的邊緣

520403  

我也是看了這部電影才知道這幅畫的故事

 

Maria Altmann是奧地利猶太籍的望族

家族熱愛藝術

往來的也多是名流 藝術家 音樂家

Klimt也是其一

Adele Bloch-Bauer 是Maria的阿姨

Maria一家和阿姨住在一起

阿姨膝下無子,十分疼愛Maria和她的妹妹

Maria在雙親以及阿姨姨丈的呵護下,度過美好的童年

阿姨後來染病身亡

納粹興起,在奧地利橫行霸道,猶太人被迫害

猶太裔的Maria自然也無法倖免

Klimt的畫作以及其他珍貴的東西就這樣充公

妹妹一家人在那之前就逃往瑞士

雖然Maria和她的先生有順利逃離奧地利

Maria卻被迫拋下雙親。

奧地利對Maria而言是百味雜陳的記憶之地

有她美好的童年回憶

更多的卻是不堪的被迫逃離的痛苦的回憶

太多的親朋好友在二次大戰中喪命

Maria一開始是十分排斥回奧地利的

但在律師Randy的鼓勵下,Maria重回奧地利,並且在返還藝術品的會議發表感人肺腑的演說

這一次的追討因為奧地利政府的私心,並沒有達到討回Maria的阿姨畫像的目的

回美國後,Maria本來下定決心再也不想這件事

但在律師Randy不屈不撓下,發現了機會透過美國政府向奧地利政府提出訴訟

(這超複雜的,一開始奧地利藝術品返還議會駁回Maria的申請,假如想在奧地利提出訴訟,需要是百萬富翁,Maria當然沒有這麼多錢,因為他的錢都被納粹給污了啊

但回美國後,Randy發現持有畫作的奧地利美景博物館透過美國代理商發行刊物,裡面有爭議畫作,因此可以在美國提出對奧地利的訴訟)

最後法院判決奧地利敗訴,必須返還Klimt的畫作給Maria

 

Maria Altmann由海倫米蘭飾演

1431266654-1995543385

 

真實故事的Maria Altmann

 1433587705-3872455160    

我很喜歡電影中Maria的台詞

但可能記得不是很清楚
 
“你們剝奪了她的名字
給她一個Woman in Gold的稱號
但對我而言
她是那個會幫我梳頭髮的阿姨
 
你抹殺了我們在歷史的存在
卻又強留我的阿姨在你們的博物館”
 
有在關心社會的
應該看到這部電影都會非常心有戚戚焉吧
 
最近反課綱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也不能說最近,有在關心的就知道從2014年開始就有人在反對的)
 
真正屬於台灣的歷史被洗白
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陳澄波
台灣近代藝術絕對會提到的一位畫家
但他是怎麼死的,卻往往隻字不提

為何課本沒有「陳澄波」?

1945年,終於等到台灣「光復」的這一天,台灣各地熱烈歡迎國民政府和國軍。個性熱心的陳澄波,同樣也是滿心期待,他更為此畫下《慶祝日》這幅畫,畫中描繪嘉義警局大樓升起「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台灣人民歡欣鼓舞慶祝台灣「光復」的榮景。後來陳澄波更加入「國民黨」,並當選嘉義市第一屆參議員。

好景不常,人們很快就從「光復」美夢中驚醒。

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衝突迅速蔓延全台。當風暴席捲嘉義,當時嘉義市長孫志俊要求軍方進入嘉義鎮壓,造成市民死傷慘重。陳澄波等6名嘉義市參議員擔任「和談代表」,前往嘉義水上機場和軍方談判。誰知這哪裡是「和談」?他們一到嘉義水上機場門口就被趕下車,用衣服蒙住臉,雙手則被反綁在背後用鐵絲纏繞,陳澄波慘遭拘禁刑求。3月25日,陳澄波背上插著死囚牌,跪在囚車上,沒有經過任何審判,一代畫家陳澄波在嘉義市火車站前遭到「公開槍決」,慘死在他畢生最熱愛的嘉義街頭,很諷刺地,那一天正好是中華民國的「美術節」。

從此幾十年的黑暗時光,「陳澄波」的名字成為禁忌,沒有出現在台灣的報章雜誌,他的畫作也絕跡於台灣畫壇。那時擁有陳澄波畫作的多數人們,噤若寒蟬,因為恐懼紛紛將陳澄波畫作如同紙錢般燒毀。唯獨陳澄波的妻子張捷,她真是一位勇敢的台灣女性,她用盡一生的生命守護著陳澄波。為了避免被清算,張捷女士將陳澄波的畫作藏在家中的天花板裡,陳澄波遭到槍決時的血衣也悉心保存、秘密收好,張捷女士直到晚年90幾歲了,她告訴兒孫,陳澄波遭槍決後,她不知道從哪裡生出勇氣,堅持請來攝影師為陳澄波拍下最後的遺照,她把這張遺照藏在家中神主牌的後面幾十年。嘉義市歷史博物館藏有這張遺照,只見子彈灌進陳澄波的胸膛,雙眼死不瞑目,一代畫家的身後,為台灣留下最悽冽的畫面。”

當權者為了自身的利益,掩蓋歷史的真相

只想要享受成果
卻不願承擔真實的故事
故而抹去當事人在歷史中的名字

這件事隨著年代久遠而逐漸沒人在乎
徒留遺族為了先人的不白之冤終身遺憾痛苦
 
如同電影中Maria在藝術品返還會議中的發言
“返還
是指讓事物回到他原本的狀態
我知道我永遠無法再回到原本的樣子
我無法和我的家人 一起在這裡生活
但你把畫作還來
至少是給我們的一些慰藉”
 
返還藝術品給原持有者
即是轉型正義的一種形式
 
 
還有值得一提的是律師Randy
他從一開始只是為了畫作的高額價值奔走
到最後回到奧地利 回到他的本 看到他的祖父母(還是親友?有點忘了)在納粹受難紀念碑的名字
他轉身跑回廁所痛哭
回到美國
即使Maria都放棄了
他還是繼續奔走為Maria找尋提告的機會
 
我不禁將自己投射在Randy這個角色
曾經
我也對台灣的歷史毫不在乎
然而經由片段接觸了部分台灣的歷史
開始困惑 我還能這樣毫不在乎得過下去嗎?
 
 
至少有一群台灣的年輕人不能忍受
最近的課綱“微調”事件
他們展現了過人的勇氣和堅持
和社會 和所謂的“大人”對抗
令人實在汗顏
不僅是當年我在這年紀的時候完全不知道在幹嘛
即使到了現在這個年紀 仍然沒有辦法有這樣的勇氣與堅持
 
看到他們
彷彿看到台灣還有一線希望的曙光...
 
回到電影
拍攝手法其實不怎樣
過於刻意了
其實很多地方點到就好
但偏偏就又說太多
飾演Randy的Ryan Reynolds的演技無法打動我
然後Helen Mirren 啊明明就英國人為何找他來演德國腔哩?? 只要是白人都可以膩?
 
不過因為故事本身很能引起我的共鳴
所以還是忍不住寫了這麼落落長的一篇
蠻推薦大家去看的。 
 
 
, , ,

kib8042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